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宣传视窗 > 好书推荐
岁月静好—读《我们仨》感受

  “岁月静好”这个词语我以前只会说但却没有真正的体会,当我读完著名作家杨绛先生的《我们仨》,脑子中冒出来的居然是这个词,并且让我深刻体会了四字之含义,也让我对于人生的追求,家庭的追求有了新的感受和体会。

  那天很巧,儿子看到我桌上的《我们仨》居然问了一句很有分量的话:“妈妈,这个仨跟我们学的三一样吗?”那会我感觉是一样的便顺口回答了,后来我查了字典才知道意思却是一样,只是“仨”是口语,我还仔细琢磨一下作者的用意,用“仨”会不会让读者感到亲切呢!

  追忆历史,1997年和1998年对于杨先生来说是很残忍的时间。一生相知相扶相濡以沫的伴侣,唯一的女儿都相继离去,杨先生晚年之情景非常人所能体会。“我一个人思念我们仨”,在人生的伴侣离去四年后,92岁高龄的杨先生接过女儿的笔,用心记叙了他们仨这63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形成了《我们仨》这本书。

  通读一遍之后,我真的无法想象杨先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完成了这部震撼人心的作品。她以独特的写法,以感人的文字记述了坎坷的历程和他们仨相依为命的一生。语言特别平和,感觉一个世界老人在同你诉说着家里的旧事,安静中饱含温馨,让人忍不住读着心也静着。

  他们仨的足迹跨越半个地球。无论暴风骤雨,他们相濡以沫,始终站在一起,美好的家庭是他们避风的港湾。感觉时代中所经历的痛苦,因为有了彼此便也不是痛苦了。远离尘世的追求,一心追求内心的宁静是何等美好,没有争执,只有理解和支持。自从1998年钱钟书先生逝世后,杨先生从此独伴青灯,她那难以言表的亲情和忧伤弥散在字里行间,令我为之动容。

  但若你想从内容上看到丝毫悲观的文字,那你要失望了,书中丝毫没有伤痛欲绝的诗句,而是处处洋溢着思念的。他们虽然阴阳相隔,真情却从不被阻断。她通过这部书,用文字向天上的亲人无声的倾诉着时他们的怀念。

  家的意义,在她的书中被赋予了深刻的含义:决不会因为生命的消失而改变。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在孤灯下,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手拿颤动的笔,一字一句,伤心欲绝。仿佛远去的人才刚刚远去,垮了的往事就在昨夜。在她挂满泪珠的脸上却带着舒心的微笑,她在想些什么呢?

  我们且撇下情感背景部分,文章分三部分和三个附录部分。详细介绍了他们在一起的63年,尤其是在国外钱媛的降生经历。

  文章第一部分是以杨先生的一个梦境拉开帷幕,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而是一个老人的梦,一个长达万年的梦。从第二部分记叙了他们仨开始分开的情景。说实话,第一遍,我真的没读懂杨先生到底写了什么。她以一种独特的手笔-梦境,幻化了一种飘渺的感觉。我对驿站、船只和梦中的钱媛感觉特别迷糊,不知道是个什么时代,后来才明白原来这就是他们经历的人生。到了第三部分时,已只剩下杨老一个人了,夫女接连脱离了这个家,连杨先生自己也说,我现在就好比日暮途穷的羁旅倦容:顾望徘徊,能不感叹,人生如梦,如梦幻泡影?大概这就是她要继女儿之后完成《我们仨》的原因吧,一个人闲暇时间难免会胡思乱想的,而将回忆与读者分享或许快乐会增一点,也许痛苦会减一点……

  我真的非常羡慕他们这个朴素的家,住着一屋子与世无争的人。他们没有太多的奢望,只求能够相聚在一起,相守在一起,共同解决困难。然而这个小小的要求命运却不愿满足他们,“往者不可留,逝者不可追”活下来的人要比去世的人痛苦千倍。可又怎样,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可他们曾经有过家庭的如此温馨甜蜜,我觉得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生活的宽度。

  现在,杨先生将他们曾经共同的岁月重温一遍,再享受一下亲情存在的感觉。回忆往事,那深藏内心的痛苦又再一次被掀开,我想她应该是含着眼泪完成的吧。特别是写到钱钟书先生在小舟上的生活,那冥冥之中无尽的思念,折磨了我好久好久。而我似乎跟着作者在他们的驿道上走了一回,杨先生的心境,恐怕只有这句“梦魂以逐漫漫紫,身骨终拼寸寸灰”足以写照。

  书中的钱媛是个乖巧聪慧的孩子,更是个孝顺的女儿。她和父亲更胜密友,两人默契绝对可得100分,“格物致和”更是他们一直赞同的理论。羡慕那种父女之间没有年龄界限的沟通和交流。她跟父母一样简单地生活着,深爱着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同时也那么简单纯粹地爱着自己的父母,仿佛三个人是难舍难分的整体。

  她尽管忍受着疾病和治疗的折磨,还想利用自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的时间,把过去和父母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写下来留为纪念。于是,她拖着微弱的身体开始写《我们仨》。但是不久医院报病危,她便放下了笔,而这本书也只到3个内容清单,就无法再写下去了。所以最后只好由母亲杨先生来完成了。

  而杨先生的文字也很具感染力,我随时能“亲身”体验到他们三人的天伦之乐和未泯童心。他们的善良正直以及对生命、家的感情,使我深受启发,获益匪浅。

  所有的悲欢离合,在作者那里是一种自然,在读者那里却经常潸然泪下。书中最后谁:“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家在哪里我不知道,我还在寻觅归途。”原来没有亲人的家庭只是一间空荡荡的客栈罢了,没有丝毫温暖可言。这时候仅剩的一人活下来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怀着潸潸的眼泪终于读完了着本书,无法诉说的爱,无人可说的情。在心里埋藏很久,很久……家的感情绝不会随时间而渐变,冲淡。

(作者许巍系国调队调查员)

信息员:王野峰    信息来源:齐齐哈尔调查队    时间:2017-10-20    点击量: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