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宣传视窗 > 好书推荐
《羊脂球》

莫泊桑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短篇小说大师,与契诃夫齐名。   

一八五〇年八月五日,莫泊桑出生于迪埃普的米罗梅斯尼尔古堡。他的父亲刚获得贵族称号,母亲是卢昂一家纱厂主的女儿。他的父亲因生活浪荡而导致家道败落。一八五六年,父母分居,莫泊桑跟随母亲到乡下埃特尔塔的维尔吉别墅居住,过着“离群小马”的自由生活。一八六三年他进伊弗托的教会学校读书。一八六八年他进入卢昂中学,与诗人路易·布耶通信,布耶鼓励他写诗。一八七〇年普法战争爆发,他应征入伍,分配到卢昂第二师的后勤处,目睹了法军的崩溃。一八七二年他进入海军部舰队装备队,十月在巴黎法律系注册。一八七八年,他转至国民教育部工作。在这期间,他进行诗歌和戏剧的创作,一八七五年发表短篇《剥皮的手》,一八七九年上演了独幕喜剧《往日的故事》。

一八七一至一八八〇年是莫泊桑的创作准备阶段,对他来说,最具有决定意义的是师从福楼拜。福楼拜是他舅舅和母亲的朋友。这位名作家将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深印在他的脑海里:必须仔细观察生活,从中找到别人没有发掘过的东西;反对在作品中现身说法,要保持客观;揭露和鞭挞资产阶级偏见。福楼拜还教导他,才能只不过是长期勤奋的工作而已。

一八八〇年《羊脂球》的发表使他一举成名。聚集在左拉周围的几个自然主义作家,以普法战争为题,结集出版《梅塘之夜》,《羊脂球》是其中最优秀的一篇,福楼拜称之为杰作。长期的写作准备和生活积累,使莫泊桑就像闸门打开,水流汹涌而出一样,在十年左右写出了三百篇中短篇小说。成名以后,莫泊桑有机会涉足上流社会,扩大了他的视野。

表面看来,似乎莫泊桑是随手拈来,取材不费思索,其实他对题材的选择非常严格。例如,写普法战争的小说很多,《羊脂球》能鹤立鸡群就在于作者对生活的提炼别具只眼。莫泊桑选取了一个处于社会最底层、受人歧视的妓女作为正面人物来描绘,已是与众不同;他将这个妓女同形形色色、道貌岸然的资产阶级人物做对比,后者为了自身利益,不但连普通的爱国心都没有,甚至在人格和礼仪上也相形见绌,这样描写更是别出心裁。从这一精选的场景中,莫泊桑确实提供了比现实更全面、更鲜明、更使人信服的东西。

小说描绘了一八七零年普法战争期间,有一辆法国马车在离开敌战区时,被一名普鲁士军官扣留。军官一定要车上一个绰号叫羊脂球的妓女陪他过夜,否则马车就不能通过。羊脂球出于爱国心断然拒绝,可是和他同车的有身份的乘客为了各自私利,逼她为了大家而牺牲自己,羊脂球出于无奈而作了让步。可当第二天早上马车出发时,那些昨天还苦苦哀求的乘客们却突然换了一副嘴脸,个个疏远她,不屑再与她讲话。她觉得自己被这些顾爱名誉的混账东西轻视淹没了,当初,他们牺牲她,之后又把她当作一件肮脏的废物扔掉。   

无论是前面的羊脂球的食物被掏空,还是后面她被迫去跟敌方军官睡觉换取贵族的继续逃亡。羊脂球被牺牲了。贵族始终看紧他们腰包里的金子,就算是自己的恩人,当威胁到自己的利益时他们都会变成嗜血的恶狼。资本统治下的人,能拥有权力、金钱、地位,都是血腥堆积出来的。他们就像是血吸虫,如马克思所说“上上下下都滴着肮脏的血”,也正是这种丑恶的灵魂给他们带来了财富。   

当一个人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他们会把你伺候得像皇帝。这就是贵族的价值观,他们自私贪婪的本性只允许他们用金钱去衡量一切。书本的学识未能给他们带来善心。现实中赤裸裸的金钱交易、残酷的争名夺利冲刷了一切形而上的终极关怀。这在后文中显露无疑。   

莫泊桑的这则故事恰恰以羊脂球的悲惨遭遇反衬了资本主义下的丑恶肮脏的灵魂。他们虚伪的面具下藏的都是腐朽的内脏和污秽的思想。


微信图片_20180829140332.jpg

信息员:曹国艳    信息来源:市发改委    时间:2018-08-29    点击量: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