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文苑
他的名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市公安局 侯石

  他是一名军转干部,参加公安工作27年,从一名普普通通的特警队员成长为一名分局的领导,他始终战斗在安保维稳、打击犯罪的第一线。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和他是同事,当时就听说他患有严重的强直性脊椎炎,必须按时点滴吃药,可是他确是全市的射击冠军,射击成绩至今无人打破;他是支队的驾驶能手,大型通讯指挥车只有他能熟练操作。他更是全局战术训练的活教材,百余种反恐装备他操作自如。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从一名普通的民警走上了副局长的领导岗位,但谁又能想到,他的生命也就此走到了终点。为了十九大的顺利召开,他像全市所有干警一样,放弃节假日休息,连续六十多天奋战在安保维稳的最前线。直到一天在网上看到新闻,才知道他积劳成疾已经住进了医院。看他时候,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饱满神情,头上的白发仿佛也多了几根,身上插满了监测仪器,疲惫的躺在床上。他看我来了,微微动了一下身子想坐起来,可已经办不到了。我问他:“哥,身体这么不好,咋不多休息休息?”“哎,十九大安保任务这么重,全局民警都坚守在岗位上,我咋好意思休息呢,我没事,兄弟,躺两天啊就上班了。”说完这二十几个字,他已是筋疲力尽、气喘吁吁。10月18日,党的十九大在北京胜利召开,可是千里之外的病房里,一名安保维稳战线的老党员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他叫刘曙光,梅里斯分局副局长。曙光大哥,一路走好。

  他曾经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国保民警,三年多的时间他在这条隐蔽的战线上默默的工作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血气方刚的年龄,响应市局号召,主动申请调入基层刑警队,但正是这个决定,也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记得文峰大哥出事第三天晚上,他老婆给我打电话,哭着对我说“你快劝劝他吧,在医院待了两天两夜,回家不吃饭,也不睡觉,就在那抽烟,一句话也不说”,之前已经听说了他和文峰大哥的英雄事迹,果断开枪击毙持枪歹徒,可是大家都在议论的小英雄这是怎么了。到他家时,看见他衣服上还沾着血迹,面前的烟灰缸已经装满,双眼布满了血丝。我问他,“咋啦,兄弟”他抬头看我,心中那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难以抑制,哇哇的哭的像个孩子,久久不能平复。过后的交谈我才知道,文峰大哥直挺挺的倒在他的眼前,可是歹徒持枪跑了出去,小区内到处都是饭后遛弯的百姓,他根本没有机会去看一眼受伤的文峰。在追击的途中,歹徒回身向他开了两枪,他清楚的感到子弹就在耳边飞过,可是直到避开人群,他才开枪将歹徒击毙。他告诉我,每当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倒下的文峰大哥和击毙歹徒后那满地的脑浆,他问我“你说我能睡着吗”。后来他老婆问我到底咋回事,我只是嘿嘿一笑,没有回答,因为我已经答应他,决不让家人知道真相。他叫吴迪,龙沙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全国公安系统一等功获得者。加油,我的好兄弟,你是最棒的。

  他是一名老兵了,明年的今天就要脱下这身穿了四十年的警服,从此与警察这个职业说再见了。还记得穿上警服的那天,是一个三月,天空格外的蓝,每天最喜欢的就是跟着师傅,穿胡同,遛马路,抓罪犯。十四年的外勤,他和辖区百姓打成一片,关心老百姓的大事小情,熟悉他们的家长里短;十年刑警,已然记不清破过多少案,最惊险的就是那颗穿过他胸口的子弹,每次问他当时的情景,他总是笑而不谈,最多说一句,转了一圈,没看清那鬼门关;也曾经上过外县,领导给了他一负重担,当了四年局长,带着400多兄弟大干苦干,苦苦甜甜;叶落归根他在一条不知名的战线,一干又是十二年,勤勤恳恳,默默奉献。每天单位他来的最早,走的最晚,警察这个职业,他真的很喜欢,如果可以,他真的还想再干40年。不知道有一天听不见那熟悉的声音,看不到那熟悉的背影我会不会习惯,如果真的可以,我宁愿拿出自己生命的十年,让他在陪伴我们多一点点。他叫贺锡祥,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快下班了,贺叔,您也该歇歇了,保重身体,再见。

  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两百多万共和国人民警察中的一员,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地动山摇,有的只有那份执着和那份初心,牢记自己的使命,执着于千家万户的安全,勇敢于神圣职责的奉献。此刻,我的耳边响起千千万人民警察入警那天许下的誓言。“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坚决做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信息员:高万龙    信息来源:市公安局    时间:2018-11-20    点击量: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