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文苑
我的昨天与明天——市律师协会 张红秋

  我想说说我律师生涯的昨天,请不要嫌我唠叨与絮烦,我虽然只是律师大海之中的一滴水,但她也能折射太阳的光环。

  说起儿时,我在电影中第一次见到施洋大律师的形象,心中便暗暗发誓:将来我也要当大律师,要为人民仗义执言!

  1990年,我终于步入齐齐哈尔市第一律师事务所的门槛,要知道偌大的齐齐哈尔市,只有区区三个律师事务所,律师加起来不过几十人。

  那时的心情,激动不已,又忐忑不安,因为我除了有书本上的知识外,其他什么都不行,律师与我相差甚远。

  不会就学,勇敢者前面总无困难,更何况我的前面有老师:廖祝亭,邬占海和高岩。

  我跟他们学接案,调查,开庭,论辩,如今在我身上仍有他们的影子,都是因为几位老前辈,大律师的言传身教,耳渲目染。

  1993年,那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年,这一年我有人生中的重大的收获,其中之一,就是考取了律师资格,我终于能独立办案,就像一只雏鹰终于能飞上蓝天!

  这一年,国家放开政策,允许合伙开办律师事务所,齐市相继出现了鹤城,嵩岩……

  1995年,不甘落后的我,在老前辈老朋友的支持下,毅然勇敢的迈出这一步,辞职办所,齐齐哈尔市永青律师事务所的招牌从此矗立在青云街边。

  没有鞭炮的爆响,没有开业大典,只有少少的庆祝,律师所就设在三楼的住宅,腾出房屋两间。

  领着三位初出茅庐,涉世不深的年轻律师办所,经验不足,能力有限,一路走来沟沟坎坎,跌跌拌拌。

  要知道那时的大环境,虽说中国已结束了无法无天的文革动乱年代,但仍不能摆脱权大于法,当官的说了算的传统观念,民主与法制仍像一颗小树无时无刻不经受着政权乱用的无情摧残。

  那时的律师被定义为中介机构的自由职业者,地位卑微,无足轻重,形同摆设。在法律的天平上毫无分量,仍在当事人与权利人之间的夹缝中生存,饱受煎熬。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依法治国形成滚滚浪潮,律师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

  风雨的拍打,岁月的磨练,再加上天生就有的不服输的性格和不断的进取钻研,几年下来,当年的小鹰已成长为雄鹰,可以搏击在法律的风口浪尖,

  1997年我被市人民政府聘为常年务法律顾问,2003年被评选为“全市十佳律师”。2008年被评为全省优秀律师,黑龙江省律师协会监事,2012年被推选为齐齐哈尔市政协常委,2017年还被推举全市律协副会长,案件当事人纷纷慕名而来,这些年办理了数不清的大案,疑难案件。

  我常说:人要知足,看看当今动乱的世界,中东战火,硝烟弥漫,再看看我们中国,人民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这都归功于我们改革开放的40年。

  这40年,一代代的传承,到如今,我仍由衷的感谢习主席,是他引领了中国这艘航船,在世界的大洋上,乘风破浪,勇往直前。是他高擎依法治国的大旗,痛下决心,惩腐治贪,力挽狂澜。

  如今律师办案环境日益好转,被人吆五喝六已不多见,权力机关文明办公,给律师提供诸多方便。虽然仍有很多的不尽人意,但我相信,法治社会已是众望所归,顺则昌,逆则亡!

  法律的春天不会久远,律师必须迎来美好的明天!让我们舒展肺腑吧,我们已嗅到了法律春天的气息。让我们张开双臂吧,去拥抱那充满公平正义的一片蓝天!

信息员:闻爽    信息来源:市司法局    时间:2019-01-22    点击量: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