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文苑
冰雪消融的时刻

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   郭丽燕

 

那一年,我第一次举起相机与它相遇,拍的就是内蒙古巴林这片神奇的土地。之后的一年里,我三次来到这里。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和亲密,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一种全新的体验和惊喜,每次都想拾起岁月中遗留的点滴,每次都想邂逅曾经的自己......

巴林,我热爱的土地,一年四季的它,都让我兴奋不己。

它有着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色彩。有着满山花开水清浅,暗香浮动月朦胧的静美。

它有着山峦起伏各不同,层层叠叠各峥嵘的雄伟。有着红柳热烈春意暖,冰河素雅溪潺潺的生机。

它还有着我与外婆相伴时的快乐笑语,还有我模糊而又清晰的儿时记忆……

小的时候家里很穷,外婆多次带我来到这里。我们翻过喇嘛山,趟过雅鲁河,经常在巴林和楠木一带采药,卖掉后换点钱来填补家用。

记忆中的一天,我和外婆采药回来,经过一个木桥时,外婆突然面色苍白,恶心呕吐,寸步难行了。吓得我泪水流淌,赶紧抢过外婆肩上的药口袋,搀扶着外婆到树下休息。休息片刻,外婆渐渐的好些了,但我仍然能感觉到,外婆颤抖的身躯和那双冰冷的手臂。

无助的我,先把一天的收获——两布袋的草药,手拎肩扛送过木桥,然后回头去背外婆。外婆把我推开,有气无力地说:不行不行会累坏你的!我含着眼泪说:姥姥太阳快要落山了,天就会黑下来,让我来背你吧,咱们还要赶火车呢!我转身抓起外婆那双湿冷的手,放在自已的肩头,我的双手,托着外婆的屁股,吃力地蹒跚的迎着落日走去……

一个牧羊人见此情景,奔到我们面前,递过来一个盛水的葫芦,拔出葫芦小头上的那个绒布条缠着的塞子,对着外婆说:“你是中暑了,喝点水会好的!”然后拾起两袋子草药,护送我们到了巴林火车站。

时间颠覆了我的记忆,我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只记得他的皮肤很黑,身材高大,笑起来很爽朗。

那个火车站怎么走,我很朦胧,只记得下山不远就有一座木桥,过了木桥就离火车站不远了。

车站的候车室不大,人很少很冷清,但至今我还能记起列车员的喊声:“开往齐齐哈尔的列车晚点运行,预计晚点时间2小时……

饥饿寒冷恐惧等待如同那漆黑的夜空使我窒息。我卷曲着身体,依偎在外婆的怀里……

我已经记不清那两个口袋里装的什么药材,只记得有一种叫芍药的药材,花很大,白色的粉色的很好看。药材收购站只收它的根,它的花和径部如同我的记忆都遗落在那儿的深山里。

那时候的我只有12岁。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常想起还心有余悸,时光流逝而这个情景却从来没有被岁月的流光抹去。

每当我摄影来到这里,总是问老师,哪里是巴林火车站?哪里是楠木火车站?巴林这个地方有几座木桥?

我在寻觅,哪个是我和外婆曾经走过的木桥呢?那一刻我与外婆蹒跚的脚印还在吗?

那天的落日虽然炙热,可我却那么寒冷焦虑和恐惧,我真的怕它落下的瞬间,暮色笼罩在我们的归途里。

凝视着那些光与影交错流淌的细节,云飘云散色彩迷离。

冥冥之中我仿佛完成了时空倒溯的相逢,仿佛又回到了我与外婆的那个夕阳里,只是季节更迭,不再是那个炎热的夏季。

尽管思念的人远去,可在这里我还感觉到岁月留下的信物还在,那座山,那座桥,那条小溪,那个火车站,那个牧羊人爽朗的笑语……

我之所以爱巴林,不仅仅因为它有浓郁的色彩,而是因为这里有我与外婆对贫穷的抗争和儿时的经历。

我之所以爱巴林,不仅仅因为它深山幽静和宝藏丰富,而是因为这里有许多雪中送炭人们善良热情和诚意。

我之所以爱巴林,不仅仅因为久居喧嚣的城市里,渴望能在这里一切超然物外,而是因为身处蓬勃奋发的时代,在这里能够得到云淡风清的释然。

在这里喇嘛山长青不老,雅鲁河水川流不息,涓涓溪水流淌过我的时刻,我便又走进一段生命的时光里!

在巴林冰雪消融的时刻,回到了我曾经的过去,遇见了思念中的亲人和从未邂逅过的自己……

信息员:宁立新    信息来源:市卫健委    时间:2019-04-26    点击量: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