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机关文苑
新中国成立70周年征文选展 | 一封家书
市工人文化宫  李明


敬爱的外祖父:

又是一年春暖花开,在遥遥尘世之外的您,是否一切安好?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已经从调皮的小丫头成长为稳重的中年人。这些年祖父、外祖母、祖母相继去了,或许你们早已围炉一聚,盏茶香里话平生。可我还是想跟您共同回忆一下过去,再说说这些年家里家外的变化,聊一聊那些您关心的人、惦念的事儿。

小时候常听母亲说起祖辈的不易,解放前时日艰难,您自幼失去父母,小小年纪给地主家放猪挣得一口饭吃,冬日里一件厚棉衣、一双不漏脚趾的鞋都没有,个中滋味自不必说。外祖母更是因为日军入侵、山贼抢掠,接连失去了父兄,和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做了主人,再不必遭受压迫,不必惊恐担忧。大家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生存得以保障,日子好过了。任民兵队长的您已经成长为十里八乡有名的劳动能手,而邻村任妇女主任的外祖母也长成了人人夸赞的俊俏姑娘,你们因一起去县里开会而结缘,在乡亲们的祝福下办了简朴的婚礼,有了四个孩子。后来家乡小城建立工厂,你们又携手走出乡村,成了粮食系统的工人。母亲说,那时候住的还是公房,小小一间屋子南北炕,住着两户人家,中间用帘子隔上,共用厨房。物质和文化生活不算丰富,温饱虽然不愁,但饭菜总是老几样,家里有台收音机,就很了不起。也是那个时候,因为山东老家地少,举家迁到小城,当了工人的祖父也分到房子,两家成了邻居。

时光总是悄无声息地推着人们向前走。七十年代,您已是厂里的“万能工”,去外地学习新技术,别人记了一大摞笔记还是摸不着头脑,而您拿着一个拆开的烟盒,记下要点,回来就将新设备安装调试好。因为技术过硬,您年年都是劳模,颇受领导和同事们的尊重。彼时大姨、大舅、老舅已经分配工作,有的去了军工厂,有的去了工厂,母亲高中毕业也接您的班,成了国营工人。那时家里的条件已经好起来,有了自己的房子,不再和别家同住,虽然还是需要用粮票、油票、布票等各种票证去买生活必需品,可也骑上了自行车,穿上了“的确良”,肉也不再是只给一家之主吃的稀罕食物。舅舅们经常带母亲去厂办的工人文化宫看电影,母亲手巧,会用缝纫机给舅舅们做衣裳,一家人其乐融融。

八十年代初,母亲和下乡回城后成为大集体建筑工人的父亲谈起了恋爱。祖父家六个子女,经济条件属实一般,大家都不看好这段姻缘。唯有您独具慧眼,认为父亲人品端正、勤奋上进,支持母亲的决定。父母结婚时,您没让母亲要什么彩礼,却给母亲买了一块当时特别紧俏难抢的西铁城机械手表,惹得姑姑羡慕不已。父母都是厂里的劳模,响应国家号召晚婚晚育,只要一个孩子。虽然早前大姨给您添了外孙女,舅舅家也给您添了孙子,可我出生后,还是被您捧在手心里呵护。那时多元的文化刚刚涌入,物资更加丰富,但是想赶时髦,花费依然不菲。给我买一双样式新颖的小牛皮靴要花掉一个月的工资,您毫不吝惜,还说等我长大,要接送我上下学。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四岁的时候,您突发脑出血,就这么去了。您在病床上最后昏迷的那几天,父亲衣不解带的陪护,以至于病房里的人都以为父亲是儿子,舅舅们是女婿。您走那天,一向稳重坚忍的父亲哭红了眼睛,而我被母亲寄放在邻居家,对发生的一切懵懂不知。后来母亲告诉我,您去了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从此我的心里就空了一处,每次看您的旧照,隐隐忆及您的音容笑貌,总会眼泛泪光。

九十年代初,亚运会在北京举办,熊猫盼盼风靡一时,而我也上学了,品学兼优,是全年级第一批少先队员,父母都很欣慰。自从邓爷爷“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改革开放的浪潮早已席卷全国,小山城也一天天变了样。父亲参与建设的高楼一栋栋拔地而起,曾经的荒山开始封山育林。家里有了彩电、双缸洗衣机等家用电器,还安了电话座机,虽然上千元的价格在当时委实昂贵,但能经常和亲戚朋友通个话,实现了“天涯若比邻”,父母还是觉得划算。日常餐桌上也有了新变化,冬季除了白菜、土豆、酸菜、萝卜这老几样,还有了速冻蔬菜,后来又有了新鲜的果蔬,应季反季的都有。大人们说我们这一代人是蜜罐里泡大的一代,从小就过着他们以前不敢想象的幸福生活。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九十年代中期,当街头巷尾回响着“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的时候,母亲下岗了。从最初的伤心迷茫到振奋精神,父亲一直陪在母亲身旁,给予了极大的理解与支持,国家也出台了相关的政策规定,鼓励下岗职工自谋职业,看着母亲忙碌又自信的身影,我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二十一世纪,计算机互联网的普及,使我们进入了信息时代,社会飞速发展。家乡小城举办了登山节,秀美风景开始被人熟知,麦饭石制品也畅销海内外。在我大学录取通知书邮寄到家的那天夜里,久卧病榻的祖父合眼长眠。祖父瘫痪在床的这几年,父母和祖母一道细致入微地护理,有次父亲去外地施工,祖父身体不适,医院又没有电梯,母亲背着祖父楼上楼下检查,医生以为母亲是女儿,姑姑是儿媳。多么相似的一幕,母亲说,您从小教育她孝老爱亲,这么多年不敢或忘。再后来,一直与我们一道生活的外祖母于睡梦中溘然长逝,大姨说梦到您来接外祖母,笑意盈然。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我仍希望这是真的。

2008年“北京欢迎你”唱响大江南北,奥运会在北京成功举办,而我也于大学毕业后,几经辗转留在市内工作,入了党,成了家。结婚那年正是党的群众路线工作推行之际,我和您外孙女婿统一意见,不用豪车接亲,不举办奢华典礼,新事简办,亲朋挚友欢聚开怀,都夸这种文明节俭的形式好。本以为父母退了休,在我成家后,终于可以放心歇歇,好好享受生活。可世事总是难料,七年前的九月末,父亲突发脑出血,邻里帮忙送到医院抢救,待我从市里坐急救车赶回小城,父亲已经陷入昏迷。我当时害怕极了,这病症已经夺走了您,我真的不敢多想。幸好如今的医疗水平较八十年代有了飞跃式发展,经过抢救,父亲苏醒了。推着父亲乘电梯奔走于不同楼层做后期检查的时候,我心里五味陈杂,既庆幸于父亲赶上了这个好时代,又悲伤于您早早走了,那时候您的症状比父亲轻得多,如果是现在,也许您就能抢救成功,不会离我而去。再后来,祖母也与世长辞。为了便于照顾,我们买了房将父母接来身边,就住在隔壁。我知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而人终究要向前看,向前走,所以我会把那些遗憾和不舍沉在心底,时刻提醒自己加倍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今年是建国七十周年了,时间见证着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也见证着我们家乡和家庭的点滴变化。当初您牵着我手走过的柏油路,已经变成了水泥路,以前每到秋天都会晾晒的玉米,也可以直接用烘干塔脱水,不必再占据整条街道耽误交通。近几年家乡小城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下,坚持“旅游立区”的发展战略,建设了蛇洞山、重山园等景区和滑雪场,开辟了特色军工游,更是举办了山地马拉松赛、山地自行车赛、露营大会和滑雪比赛等一系列具有影响力的活动,已被授予国家4A级旅游景区、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全国运动休闲特色小镇试点单位。去年习近平总书记来齐齐哈尔考察,并主持召开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为深入推进东北振兴“问诊开方”,提出“以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推进东北振兴”,既为我们的发展指明了目标,更是对我们的要求和鞭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时代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70周年之际,首艘以非省会级城市命名的052D级驱逐舰——齐齐哈尔舰也将正式服役,作为齐齐哈尔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

党的十九大提出,要“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在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社会文化也前所未有的发展着。母亲参加了老年业余合唱团,很快摆脱了初到市里生活的不适应,闲暇时同歌友们一道切磋,勤练唱功,日子过的充实又有活力。如果爱好文艺的您还在,一定也会带着二胡和笛子去应和一曲吧。我工作的市工人文化宫,一度因结构老化,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而停业,在市委、市政府和市总工会的关怀和支持下,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经过维修改造,于2017年初重新投入使用,依然是您记忆里文化殿堂的模样。我们始终坚持服务中心、服务大局、服务职工、服务基层的发展理念,初心不改,仍是“职工的学校和乐园”。

亲爱的外祖父,这些年,我很想您。您曾是区里秧歌队最棒的鼓手,去年夏天龙沙公园里举办秧歌比赛,一位鼓手的背影特别像您,我静静的看着,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有首歌唱到“如果有个直达天堂的电梯,我多想不顾一切去看你”。我知道就算祖国已经把神舟飞船和天宫空间站送上了宇宙,我们也无法再见。可我还是想告诉您,在看到背影那一刻,我真的很想上前拉住您的手,说一句“咱们回家”。

此致

愿安

                                                                                                           您最疼爱的外孙女拜上

信息员:徐博    信息来源:工委宣传部    时间:2019-10-16    点击量:178